美國強烈放鷹 歐央行出錯更近了

Aug 29 / 黃智文
星期五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出席一年一度Jackson Hole 銀行家會議年會後發表言論, 認為再大幅加息是有必要, 目的就是要壓低美國人對通脹持續向上的預期, 避免“高通脹預期”植根於經濟中使通脹無法長期壓低。 美股在他發表言論後8分鐘開始大幅急跌, 現在S&P500期貨已下跌至4000點附近。

正如他在六月後說明聯儲局已放棄給予市場利率走勢指引,現在我們已不能把他的言論與未來聯儲局的息口走勢畫上等號。由於鮑威爾與歷任聯儲局主席包括格林斯潘, 伯南克, 耶倫不一樣,他是唯一不是經濟學家出身, 他自己並沒有一套經濟學的專屬研究學說理論在背後支持, 因此他更有可能更快地根據在持續不斷變化的數據下修改政策方向。 由上年他自己說明沒有太快加息的必要,只過了不到半年就180度改變, 成為近年加息速度最快最多的聯儲局。 當然, 既然他確認要盡一切方法拉低通脹預期, 長線通脹水平差不多肯定不會高到那兒。

說回今天的主題, 前一天說到在俄羅斯“發功”下, 歐洲正經歷史無前例的能源危機, 危機導致歐元崩潰, 今年以來對美元已下跌14%。 即使歐洲持續加息, 無論是核心或非核心通脹到現在還沒有受控的跡象。

歐洲的整體通脹(%):
2月至7月: 5.9 ,7.4, 7.4, 8.1, 8.6, 8.9
扣除食品能源核心通脹:
2月至7月: 2.7, 2.9, 3.5, 3.8, 3.7, 4.0

歐洲通脹持續上升,能源的影響是十分大的。歐盟使用的能源之中61%由第三國進口,能源結構主要包括36%的石油產品、22%的天然氣、15%的可再生能源、13%的核能及13%的固體化石燃料。而歐盟的入口能源之中,俄羅斯是單一最大供應國。

天然氣對於歐洲來説,不僅要用於供暖、工業生產,還承擔了全歐洲20%以上的發電量。 德國總理在上個星期親自到加拿大商討輸入天然氣的合作, 已可知道問題已到達關鍵時刻。 

在俄羅斯發功的情況下, 不到兩個月, 天然氣價格已由7月6日,當天剛好我分享了文章“能源已回落45% 「油價崩盤交易」結束” 當時是5.4水平, 這是今年天然氣整個大升浪回吐的最低點,然後就一直上升到上個星期的十四年新高10 元, 期間升幅達到85%!

隨着冬季即將來臨, 能源需求的預期將會持續升溫, 這個對歐洲的通脹影響有機會非常重大。

正所謂禍不單行, 在能源危機的情況下, 歐元持續急跌, 對美金年初至今已下跌了14%。 能源價格以美金計本來已經大幅上升了, 歐元大跌就是在傷口上散鹽, 使入口能源貴上加貴。

能源危機影響,持續觸發歐元貶值正正就是問題的關鍵。 歐洲入口貨值計算, 排行第一和第二的是中國和美國,分別佔了整體入口23%和11%。 歐元兌人民幣在2022年至今貶值了7%, 2021年開始計更是計貶值了15%;歐元兌美元在2022年至今貶值了14%, 2021年開始計更是貶值了20%。 這些都是令歐洲通脹持續升溫的重要因素之一。

歐洲與美國不同, 美國本身自行生產天然氣和石油, 並且可以大量出口, 能源上升價格問題只是財富在美國左手交右手; 另一方面由於美元持續大幅升值,今年對人民幣上升了10%,中國產品是美國第一大入口國,佔了20%, 這方面舒緩了通脹的壓力。 另外加拿大日本德國, 對美金今年分別貶值了5% - 22%, 他們一共也佔了入口的22%。 

歐洲的貨幣利率政策很多時候都會參考美國, 因此相信歐洲央行也 傾向會非常鷹, 眼見通脹持續升溫, 有機會將會毫不猶豫大幅並持續加息, 而這個正正就是我認為的ERROR。兩個世界在今次的處境不同。 歐洲現在的通脹即使持續加息, 這對拉低整體通脹的效果並不大, 反而有機會直接摧毁正在一步一步受能源危機影響的經濟。 歐洲個別地區的經濟本身就是非常脆弱, 因此在持續加息, 市場流動性大幅萎縮, 經濟放緩,通脹卻持續高企的情況下, 有比較大的機會觸發一些歐洲一直隱藏了的問題, 這會影響投資者情緒,大幅拉低當地的股票市場表現。

當以上情況真的發生,到時就很可能是我一步一步慢慢吸納歐洲優質股票資產的時機了。 請緊記,在歐洲上市的很多優質企業業務都不一定受到歐洲經濟疲弱影響, 很多都極具全球競爭優勢, 但是往往歐洲股票不景氣時都會對這些公司的股價造成非常大的壓力。 一般當稍後股票市場回復正常, 很多這類型的公司的回報都是十分驚人的, 因此我認為非常值得先花時間做多一點功課。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