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表威力比加息更強 風險管理尤為重要

Jan 28 / 黃智文
昨天晚上Tesla 跌了11%, 從今年 1月4日最高1208 元只花了16個交易日,便下跌至現在的829, 蒸發了31%。 之前短片也有說過, 幾百倍(預期)的PE公司, 行情好的時候價格建基於包括新一代對他的信仰持續最入, 無限看好; 當市況開始逆轉, 市場又會有另一班朋友以他過高的估值來對它的股價打壓, 無論他的業績是否有好轉。 建基於信仰和希望的股票, 上升的時候與盈利無關, 同樣下跌的時候也沒有盈利因素在支撐, 價值投資者極少參與, 因此暴升暴跌是等閒的事。 在2015年美國準備加息前後, 市場先生把大市的一年半升幅全部摧毁,而Tesla 當時下跌了50%。

每一個周期都有所相同、也有所不同, 包括退市、加息步伐。 我在11月20日的短片所說美股在2022年最大風險因素是美國有機會在一年內完成退市和加息, 相比上一周期整個流程需時接近兩年半更快, 因此市場必會有較大反應。 2015年因相關因素使大市波動約15-20%。

現在🚨需要特別注意,聯儲局非常進取地提及加息開始後會考慮「縮表」, 説到有機會今年成事,雖然到最後是否真的做到尚有大量未知之數,但這種說法就給市場先生一個「驚喜」。若「縮表」真的發生,它的影響比增加貸款成本的「加息」威力更快更大,因這就等於直接把市場上的閑置資金抽走,對上一個周期是在2015年12月加息後接近兩年才啟動, 即2017年10月,當時縮表逐步讓市場資金緊張, 2018年美股從1月當時歷史高位下跌了12%-15%。

因此,若現在同一時間市場加入討論這個因素, 即是同一時間討論退市,加息和縮表,這會使美市加劇波動性,外匯及資源市場更是動盪。當市場越擔心未來資金緊張,市場越容易出現一些負面消息並進行炒作,使美股以至其他風險資產在第一季和第二季出現更大的波動。當然,若美國經濟根本不是聯儲局所想般持續強勁,例如好像馬斯克和木頭姐所講經濟有機會進入倒退,到最後根本沒有縮表,加息不是預期的快,行情又會180度改變。

在2022年長線投資會得到更佳的入市機會,有效提升最終獲利的幅度,但前提是我們選擇的必須是優質股票,另外我們也不能過分進取,一定要定立計劃和完善的風險管理,無論是「美股或港股」,無論是多看好後市,也不能博到最盡,傾家蕩產毫無策略地進行。因為整個過程的波幅大,瞓身投資只會令你擔驚受怕,影響日常生活情緒,可能等不到最後,市場將焦點重回美國企業的大幅盈利增長和股票回購計劃上,升浪又再展開的時候了。

2022年機會處處,但是若把握得不好,一不小心它便成為我們的危機。

明天辦年貨,準備過年。我們星期一年廿九再見。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