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值得留意 幾個外圍風險指標(1/3)

Nov 25 / 黃智文
回顧過去這幾個星期的短片和文章,分享了即使我仍維持年初的判斷美股依舊未出現第三個息口訊號,周期性的頂部依舊未出現,大趨勢依然向上,但隨着進入「討論加息」的周期開始,整個趨勢在未來一年在過程中出現估計大約15至20%突然的波幅必須有心理準備,這正正為什麼我認為現在不是貸款投資它最好的時機,因一般人未必承受到中途這樣波幅。(當然有部份朋友覺得這是濕濕碎的波幅,又令作別論)

另一方面,我亦分享了個人對新興市場(中國香港除外)的風險關注。有網上朋友問為什麼中國香港除外,因為中國香港與其他新興市場面對的問題好不一樣,再加上現在不是3萬點,相關議題稍後再討論)。回顧過去十多廿年,沉寂一段時間的對沖基金往往就在無聲無息中進行部署,往往都能把握某些地區的政府財政弱勢,原本是弱但不至於那麼差的,都透過不同的方法令全球投資者相信,當信心崩潰,這些地區的股票市場和財政儲備就不堪一擊,然後造成骨牌效應,他們就能大賺特賺。1997亞洲金融危機就是這樣爆發,當時韓國泰國等地慘不忍睹,親身經歷過當時投資市場就知道了。

正如上一天所講,面對疫情,很多國家現在正是在相對財政較脆弱的時候,很多發展中國家企業也是透過貸款融資來保命。雖然現行全球監管機制要對沖基金披露的資料比以前多很多,進行相關操作比以前困難,但如果潛在盈利規模夠大,我總相信他們還是有辦法,可能到最後成功獲利也沒人發覺是那個對沖基金。因此,現在作好監察準備也沒有壞,反正監察實際上又沒有特別成本。

以上兩個之前說過風險情況當然還沒發生,什麼是風險管理,就是應付「如果真的發生呢?」,即使當危機真的發生也不會大失預算,非常驚訝,造成無法挽回的情況。當然最好不發生,也不一定發生。事實上,我們可盡量透過一些工具監察現在的情況,用以盡量掌握現在的實況。

可關注的指標:

既然我們現在關注是加息的議題而衍生出來的風險,我們可以關注美國2或3年期債券息口的變化。我習慣關注三年期的債息(US3YT=X)。一般如預期債券息口緩慢向上,市場比較難借題發揮來發難,沒有多少投機者會配合;但當預期息口將會快速飆升,股市風險一般比較高。何時是預期息口飆升,一般就在息率在圖表上準備突破某一重要水平的前後,一般往後市場將會出現鋪天蓋地的討論加息議題,何時加,加幾多等等,不斷估估下,將會降低投資者的風險容忍度。

明天再續…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