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上90%股票分析 老闆說「得啖笑」(上)

Aug 23 / 黃智文
一般做了頂級私人銀行的銀行家十多年的朋友都會明白,為什麼我們能與很多上市公司老闆和富豪成為親密的戰友,上至投資部署、公司業務發展、家族財富分配安排,下至家庭家族成員爭拗,分析女婿是否可靠等等,原因是我們必須先做到非常光明可靠,同時嚴格遵守行規,避免利益衝突,包括禁止投資相關企業的股票外,即使離開這個行業,我們所知道的一切必定要做到終身保密。因此,即使到現在,我們很多時候都無所不談。

對於市場上針對老闆們公司的研究報告,分析報告,報刊上面所說對他們公司的預測等等,他們很多時候都總結一句「得啖笑」,建議我千萬不要迷信,因一般分析很多時候流於表面和非常片面。

我最經常聽到他們說的是,當他們會見分析員拜訪的時候,分析員所問的問題,無論他們給予任何答案,很多時候他們出來的報告都與他們的回答無關,原因是分析員只想聽到他們想聽到的答案,他們心裏一早已有判斷。當分析員原先看好他們的話,很多時候就將他們所說的無限放大;當分析員原先已對他們有保留,無論他們如何解釋,很多時候就說管理層對前景業務比較審慎等。分析員然後就回辦公室,拿着他們認為合理的盈利走勢數據,

放入Excel格子內,再根據模型,預期未來10年他們的現金流如何再進行的計算,便立即計算出來12個月預期目標價,就這樣交功課了。

富豪老闆們一直都覺得這些非常兒戲,連他們都不知道兩三年後的景況如何,分析員竟然可以簡單地將今年的現金流作一個基準,以現有業務數據簡單地用來預計未來三至十年後的現金流,繼而得出目標價。富豪老闆們一般在任何時候都有大量未公布未實行的計劃在籌備中,目的可讓自己心血的企業走在行業的尖端,努力拋離同行的競爭,而每一樣嶄新項目帶來的真正利潤很多時候連老闆都未必說得清。

報刊雜誌的記者很多時候更兒戲。老闆們說很多時候更覺得見他們是浪費時間。他們很多對他們行業根本完全不認識,很多記者更只是出來工作一兩年,問一些九唔搭八的問題。試過幾次記者十分認真拿數據出來問他們為什麼公司生意會做得比預期差,當與記者討論一會之後,才發現原來她拿了別的公司的數據。事實上很多大眾讀者對報刊所說的財經資訊或公司分析都非常認真地閱讀,而大眾很少會問究竟寫的記者的質素如何。

當富豪老闆談論到這兩點,我一般又會向他們解釋因為分析員和報刊雜誌背後的編寫目都不一樣,明天再詳談。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