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蟹貨 逼您邁向真正成功!

Aug 22 / 黃智文
在港股市場,今天大眾手上擁有大量港股“新鮮蟹貨”的情景, 在過去15年經常發生,包括2008年,2011年,2016年,2018年,2020年等。 任何投資者只要整個投資組合大比例對港股進行中長線投資,在過去15年任何時候,經常會為擁有大量蟹貨而頭痕的機率超過八成。 而事實上,香港股票市場每十年就有兩至三年突然出現逃生門。如何處理這些蟹貨而讓組合到最後能夠大幅減少損失甚至獲利離開?The best practice 有很多,每次都有共通點, 其中包括一些心態和策略的應用更是核心,必須堅持。

星期五分享了第一點:勿再增加港股風險/比例。 這一點是非常重要, 當投資組合內港股已超過自己規定的比例上限, 即使港股看起來如何便宜, 對你而言已不再適合增加。 一般人總會認為跌了那麼多“博反彈”, 讓整體成本減低, 將來減少虧損/獲利的機率高很多。 這個方法我早已見證在大部份情況下是行不通。 

首先, 當你再加港股比例達到持續溝淡成本效果後,如果行情判斷暫時錯誤, 行情再持續下跌, 你的精神壓力將會非常高, 必會影響日常生活和工作心情。 當這種情況持續多一會,你甚至會在某一時間點,突然產生極度恐慌, 變得不理性, 堅持在行情低位賣出, 讓自己立即逃離看不見黑暗盡頭的痛苦。 根據經驗,大量的大眾投資者都會在同一點出現這一極端悲觀反應,我估計這與傳媒最後發功有直接的關係。大部份持續溝淡,沒有策略的朋友都過到不了這一點。

另一個情景, 當你再增加港股比例達到持續溝淡成本效果後,行情判斷正確, 開始反彈, 你之前的虧損受益於這個 違反規則的溝淡行動而大幅減少甚至獲利, 即使你答應了自己這是最後一次,絕大部份朋友都會因為有了這種違反規則而獲利感到非常興奮, 慶幸自己做了這個”好“的決定, 大腦會牢牢記着這次”愉快“的體驗, 內心便會種下“人必須要靈活,有些時候必須凌駕規則“的自大心態。 結果, 你在下一次新行情(牛市)來臨時不知不覺,甚至會在最關鍵的時刻又再凌駕規則, 熊市到來的時候又陷入同等以上的問題和痛苦, 而這一次的財富破壞程度會比上一個周期大2-3倍以上。千萬不要以為自己不會出現這個情況。根據我的觀察,98%以上的人只要有僥倖違反規則而又僥倖成功,一般都是不歸路。

今天再說第二和第三點。

第二點:深入了解持倉股票渡過難關的機率
如打算較長線持有, 等它“翻生”,了解企業業務財政狀況就變得非常重要。

無論是李嘉誠, 還是巴菲特, 他們經營的企業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上,都能夠經歷每一次衰退每一次行情的低潮, 到現在依然在市場上屹立不倒。 當渡過周期的低潮, 他們都能再創高峰。 他們其中一個特徵都是擁有龐大的現金或等值的「真」流動資產,無時無刻都有強勁的現金流和非常保守的借貸政策。 

這個理論一樣適合應用在社會主義角度的非國營企業。 在中國, 除非你是國家企業, 否則當經濟進入下降周期, 國有銀行對私人企業的貸款一般是畫一閂水喉, 不是你願意付出較高利率就會獲得貸款,而在國內合法融資渠道非常有限,企業當面對流動資金壓力滅亡的速度比在資本主義社會一般更快。這是真滅亡,不是股價上落的後果, 他們未必等到資金重回港股市的時候,即使勉強等到,外資未必喜歡一些已經五勞七傷,很難作動人故事的企業。

另外,在新時代,更要加入以下考慮元素,就是在經濟低潮的時候這些企業是否繼續願意並有能力為未來而持續投入研究或投資。在市道較低迷的時候有能力持續投入投資,這些回報比市道好的時候投入效益高很多很多,這也是它們將來拋離對手的業務絕對競爭優勢,外資最喜歡這類的企業,要作故仔簡直是易如反掌,投資者也非常樂意投資這類型的企業。

第三點:必須有能力持貨 。這個實際與持倉比例關係並不大,與策略的關係也不大,而是完全建基於每一個人的人生經歷背景。到現在依然持有港股的朋友心底裏相信未來指數重上25,000, 26,000甚至30,000點。有這個美好的遠景目標不是一個問題,而往往最大的問題是你是否有能力面對逆境。我們必須要問清楚自己是否輸得起,我們先假設,如果指數先到18,000,哪怕只是15分鐘(當然到時你可能不知道要經歷多久),你會否到時嚇到腳震沽清光;如果指數17000呢?16000呢?很多時候這些情況可能只出現很短時間。

例如最極端的時候在2008年,指數已由32,000點跌到得返16000之後,再在一個月內由16000跌到只餘下10,000點然後又翻返去16,000水平,一般人做不到16000沽出,10000點買回,絕大部份倒轉來做,16,000點溝貨,10000腳震抵受不了壓力全部清倉,然後在24,000點忍不住又再買入,當再急跌時又再恐慌沽出。

若心中打算中線以上持有,無論自己是財政上或是心理上都未必能夠抵受到指數跌至這些水平的話,就必須要在未發生之前盡早調整,長線投資從來都不能有一個前提,就是它到達終點的路徑必須根據你的想像一樣地走。我從不相信僥倖,就好像雷軍所說的,「當有可能出錯的地方,到最後一定會出錯,因此我們必須要做好準備。」

以上都是我過去處理大量港股蟹貨到最從沒讓投資者失望過,一定有所重大得着的核心思想其中的部份。

其實蟹貨從不可怕,哪有一個獲得巨大成功的投資者從沒經歷過?只要認真對待這個痛,人才能獲得重大的成長,將來回看這一切,你會發現未來你的投資大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來自曾經擁有巨額蟹貨的經歷。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