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港股遇上美國退市將至

Jun 17 / 黃智文
很多朋友非常擔心美國退市,又怕美國提早加息會影響中線股票表現,連聯儲局主席的語氣也在嘗試解讀。除非你買牛熊證,借好多錢做槓桿孖展,個市震一陣都唔掂,否則見低位買好貨(港股美股都冇乜所謂)就對了。

首先美國聯儲局一定最照顧美國的最大利益,一切都以股票行先,股票帶動經濟,經濟再帶動股票生生不息。以前聯儲局未能準確掌握市場情緒,因此難以控制市場情緒,因而令市場出現多次大波動。今時今日,通過互聯網大數據,要掌握市場情緒輕而易舉。每一次他們說出的每一句說話每一隻字都是經過精準計算,務求做到政策有效果,市場波動少。因此,過去10年基本上美股在可控制的情況下都是上升的,除了新冠肺炎的發生他們控制不了,但到最後亦都只用了四個月嘅時間將股票市場拯救回來。

美國聯儲局的任何決定當然完全不會考慮中國和香港等地的股票市場。當美國討論退市的時候外匯市場息口波動最影響就是新興市場,尤其是非常倚賴美金的地區。香港當然不例外。因此在這些時候香港股票市場都是比較波動。我們可以參考返2013年初美國市場開始討論退市的可能性,港股由當年大約24,000點用了半年時間回落低至20,000點水平。當美國退市越是明確,方向越是清晰,香港股票一步一步回復升勢,一浪高於一浪,在2015年初已升至28000.

當年恒生指數入邊並未像現在有比較多科技股類別股票,當年中國內地企業管治質素遠比今天差,盈利能力比較弱,而當年中國亦都比較受美元的影響。因此今時今日當遇到同樣事情發生,我比較傾向相信下跌幅度不會像以往那般大。如果當年的行情從高位下調16%,今時今日退市行情令恆指下跌14%也屬合理。因此,從今年高位31000下跌至26800-26400水平也不為過(看看今個月或下個月,在傳統資金比較緊張的時期前後有無機會到達)

現在中國股票的上升動力不像美國般比較倚賴流動性,而是更傾向增強長期盈利能力從而提高估值,所以為什麼中央不停推出整頓措施,希望互聯網公司以一個更具長遠健康策略的方法營運(所以上升速度不會太快),因此我估計正路應該2022年中或後期,恆指會破頂。這是為什麼我自己會把握六月份或是七月份當出現股票低位的時候會吸納心目中的優質股。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