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美股2022年波動 港股一定跟隨?

Nov 16 / 黃智文
隨著聯儲局11月4日落實退市,市場上重大的不確定性或可進行投機性的議題告一段落,再加上美國即將進入感恩節,這是美國人非常重視的節日(一般心情都非常好),然後又踏入12月大家又準備買禮物開開心心渡過佳節,一般基金經理及交易員又準備休假,過去那麼多年,一般這些時候外圍市況都傾向正面。

同一時間,超級大戶其實一般都會在12月中大家以為非常平靜的時候,在大家不太覺的時候,一步一步進行轉倉以執行他們應對未來一年對宏觀變化的形勢判斷。而這些判斷一般都會在11月底12月初完成分析。這解釋了為什麼大部份資產如大趨勢轉變的話一般都會在一月尾二月初出現明顯而突然的改變。

聯儲局對上一個周期退市是在2013年12月。2013年未退市的時候美股上升33%。正式落實退市後的2014年回報大幅下調至只有13%。2015年四五月開始討論加息,市況極之波動,標普500從高位下跌15%,接近兩年的升幅完全消失,很多大藍籌,包括蘋果公司跌幅達30%以上。直至2015年底落實推時候當一切塵埃落定才恢復上升局面。

討論加息一直以來都是投資界其中最恐慌的事情(請分清楚,我是說討論準備加息,不是說聯儲局加息的行動)。因息口直接影響以美元定價的所有資產的估值。估估下破壞性最強,即使可能最後只係加啲啲。投機者當遇見不確定性,第一件事當然是沽貨。當年討論加息的時候(2015年)率先爆破的就是石油市場,從$100一桶,直墮至$30元,大量垃圾債券違約,市場出現恐慌,繼而影響美股表現。

對上一次由退市直至真正加息經歷了兩年時間,今次看來有機會濃縮至一年。儘管聯儲局處理今次退市比上次成熟,暫時最差波幅只是上次的一半,但全球大部份資產在過去一年半的放水過程大升特升(除中港股票外),究竟那一樣資產在2022年若討論加息時爆破從而影響美股,真的到時才會知道。 因此,大額借貸投資或以非常進取模式投資美股的時機我認為一早已過,切勿因過去兩年的回報沖昏頭腦,貪勝不知輸。

好多朋友都有問,若明年美股比較波動,港股會否又得個吉?2015年美國四五月開始討論退市,港股由當時接近28,000,下跌至2016年初18,000,即美國加息後一個月左右。當年的情況仍然歷歷在目。親身經歷當年情況的朋友,只要細心觀看也會明白,這10,000點的下跌其實並不完全關美國息口討論的事情。下跌得這麼厲害,其中很大程度是因為當年中國政府在金融政策上進行的改革令人太意外,其中包括在2015年8月11日為人民幣進行大型改革,一次過貶值1136點子,市場嘩然,這部份已解釋了接近4000點的跌幅;然後正式落實中國大陸股市熔斷機制,在2016年1月初因這個熔斷機制觸發大陸股市提前收市,使投資者極度恐慌,大陸股市暴跌,這部份令港股再急跌多四千點。

因此,細心觀看,其實單純市場討論息口走勢對港股的影響當然有,但未必是一般朋友想像般大。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一看明年港股的水平在哪兒。始終經歷過去三四個月恐慌性下跌,大眾投資者傷亡慘重,相信很多貨已落入強者手中,無信心的早已沽出,有信心的也不會升跌一千幾百點就走人。假設,明年中前香港股市持續強勢,恢復好像今年年初時的熱鬧,當年中開始討論息口前當然要非常小心;

稍後我們再討論。隨著聯儲局11月4日落實退市,市場上重大的不確定性或可進行投機性的議題告一段落,再加上美國即將進入感恩節,這是美國人非常重視的節日(一般心情都非常好),然後又踏入12月大家又準備買禮物開開心心渡過佳節,一般基金經理及交易員又準備休假,過去那麼多年,一般這些時候外圍市況都傾向正面。

同一時間,超級大戶其實一般都會在12月中大家以為非常平靜的時候,在大家不太覺的時候,一步一步進行轉倉以執行他們應對未來一年對宏觀變化的形勢判斷。而這些判斷一般都會在11月底12月初完成分析。這解釋了為什麼大部份資產如大趨勢轉變的話一般都會在一月尾二月初出現明顯而突然的改變。

聯儲局對上一個周期退市是在2013年12月。2013年未退市的時候美股上升33%。正式落實退市後的2014年回報大幅下調至只有13%。2015年四五月開始討論加息,市況極之波動,標普500從高位下跌15%,接近兩年的升幅完全消失,很多大藍籌,包括蘋果公司跌幅達30%以上。直至2015年底落實推時候當一切塵埃落定才恢復上升局面。

討論加息一直以來都是投資界其中最恐慌的事情(請分清楚,我是說討論準備加息,不是說聯儲局加息的行動)。因息口直接影響以美元定價的所有資產的估值。估估下破壞性最強,即使可能最後只係加啲啲。投機者當遇見不確定性,第一件事當然是沽貨。當年討論加息的時候(2015年)率先爆破的就是石油市場,從$100一桶,直墮至$30元,大量垃圾債券違約,市場出現恐慌,繼而影響美股表現。

對上一次由退市直至真正加息經歷了兩年時間,今次看來有機會濃縮至一年。儘管聯儲局處理今次退市比上次成熟,暫時最差波幅只是上次的一半,但全球大部份資產在過去一年半的放水過程大升特升(除中港股票外),究竟那一樣資產在2022年若討論加息時爆破從而影響美股,真的到時才會知道。 因此,大額借貸投資或以非常進取模式投資美股的時機我認為一早已過,切勿因過去兩年的回報沖昏頭腦,貪勝不知輸。

好多朋友都有問,若明年美股比較波動,港股會否又得個吉?2015年美國四五月開始討論退市,港股由當時接近28,000,下跌至2016年初18,000,即美國加息後一個月左右。當年的情況仍然歷歷在目。親身經歷當年情況的朋友,只要細心觀看也會明白,這10,000點的下跌其實並不完全關美國息口討論的事情。下跌得這麼厲害,其中很大程度是因為當年中國政府在金融政策上進行的改革令人太意外,其中包括在2015年8月11日為人民幣進行大型改革,一次過貶值1136點子,市場嘩然,這部份已解釋了接近4000點的跌幅;然後正式落實中國大陸股市熔斷機制,在2016年1月初因這個熔斷機制觸發大陸股市提前收市,使投資者極度恐慌,大陸股市暴跌,這部份令港股再急跌多四千點。

因此,細心觀看,其實單純市場討論息口走勢對港股的影響當然有,但未必是一般朋友想像般大。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一看明年港股的水平在哪兒。始終經歷過去三四個月恐慌性下跌,大眾投資者傷亡慘重,相信很多貨已落入強者手中,無信心的早已沽出,有信心的也不會升跌一千幾百點就走人。假設,明年中前香港股市持續強勢,恢復好像今年年初時的熱鬧,當年中開始討論息口前當然要非常小心;

稍後我們再討論。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