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益債券基金 我是市場最悲觀的一位 (下)

Oct 16 / 黃智文
昨天說到,在這世界上還沒有量化寬鬆措施的發明前(即2008年前)當經濟景氣不佳,垃圾債券發行的公司面對倒閉的風險特別高,投資他們的債券風險當然非常高,因此投資者需要非常高的債券回報率才願意投資,即是要價格非常低,才願意承擔這些風險。
例如在金融海嘯發生之前的2007年,ICE BofA US high Yield Index所反映的高收益債券每年回報率大約7.3%,即市場只需要7.3%年回報率大家就願意投資。當金融海嘯在2008年大爆發,該收益率大幅飆升至22.5%,即當時市場需要這麼多的回報率才願意投資。相關債券指數下跌了近40%。

但隨着量化寬鬆措施的發明,這個情況被扭曲,經濟低迷時垃圾債券的價格卻是最高昂的,即回報率是最低的。原因是市場隨着聯儲局不停印鈔,過多的流動性推出市場,使即使非常差劣的企業也能獲得平價的融資機會,使應該倒閉的企業延遲倒閉,倒閉率反而未在這一刻大幅飆升。由於投資者實在太多現金,市場上評級非常高的債券回報率跌至近乎零,他們唯有退而求其次爭相投資垃圾級債券,希望獲得一絲的回報,使價格持續被搶高。這個情況由2008年聯儲局啟動量化寬鬆措施至2014年量化寬鬆接近完成退市階段,垃圾債券都向好,債券回報率由2008年金融海嘯接近22%下跌至2014年中的5.5%,這是當時的歷史新低。

隨着2015年經濟逐步復甦,失業率持續下降,傳統這些時候高收益債券理應向好。但事實并非如此。由於高收益債券市況已被量化寬鬆措施嚴重扭曲,當聯儲局完成退市並開始醞釀加息,市場資金開始緊張,很多企業都爭相在市場爭取資金,有很多原本理應被淘汰的企業這個時候才開始財政和現金流出現問題,出現更多違約事件,因此市場要求的債券年回報率不跌反升,由5.5%歷史新低,急升至2015年底的10%,高收益債券價格跌幅接近20%。

說回2021年的今天,相似的情況即將發生。由於疫情的發生,全球所有央行共同一起量化寬鬆,使高收益債券比上一次更嚴重地被扭曲,在今年七月份,市場要求的債券回報率低至3.9%,遠低於在2014年歷史新低5.5%。因此,當2022至2023年一切逐步回復正常,企業開始逐步爭相在市場奪取融資,實力較差的高收益債券企業將會原形畢露,高收益債券有機會出現非常深度的回調,試想想,若由接近4%急升至10%,高收益債券價格下跌的幅度有幾接近30%,因此這一點不得不防。類似的情況恆大、花樣年和國內很多企業都在中國經濟走出疫情困境之後,經濟逐步復甦,資金開始緊張的情況下逐步誘發。

當然,與以往跌市的情況一樣,當真的出現,這造就長線投資者的美好投資機會。無論任何資產,只要它純粹因為周期性的影響而出現高低跌幅,作為投資者,高的時候不追入,低的時候不怕買,這是永恆不變的金科定律。(當然你是交易員的話,就應該不一樣。還是一句,你先搞清楚你是誰)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