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市場恐慌了 還是你自己在腳震?(上集)

Mar 16 / 黃智文
今天又一次過分享上集和下集。這是上集。
在股票市場持續出現特別的大行情, 作為追夢投資人, 做與不做投資決定不太重要, 而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是必須要把自己在這個行情的感覺, 自己之前做過些什麼投資, 觀察到的今次行情的變化, 你自己的投資組合情況, 現在自己的想法等等, 非常詳細寫在自己的投資日記內。 這是極度珍貴的投資經驗, 無價寶,當過後你一定一定一定無法回憶, 尤其是當中的決定性細節。 這些真實而細緻的經歷記錄, 我可以保證, 這就是決定你將來能否獲得巨大回報的關鍵。 以上是我衷心對每位親愛的追夢投資人的建議。
最近世界行情的走勢, 最直接莫過於觀看紐約期油價格走勢。 它的走勢對大部份資產都有非常重要的啟示, 它大力影響了聯儲局加息步伐, 暗示戰爭事情的進展, 關連其他商品價格的走勢等等。 當我們見到新聞消息, 一般已是水尾, 尤其是政治相關事件, 總會有無數人通過不同政治渠道收到確實訊息, 並透過不同的市場合法獲利。
石油價格今個星期開始大幅回落, 歷史上大概沒有發生過10個交易日內上升下跌來回60美元的情況, 3月1日突破$100後不用幾天便直上130然後回落低於$100元, 昨天3月15日晚上又回到95。 這解釋了,儘管我在12月27日文章說明我在2022年第一季只看好金融和能源兩個板塊,當時油價仍在70元, 但在上星期的文章卻分享了在我的計算模型內, 95至100 以上“看漲” 石油期貨的值博率已比較低, 我不再參與, 因為預期波幅將會極度驚人, 有機會走唔切。
對陰陽燭有興趣的朋友, 可觀看這兩三個星期的石油期貨圖表, 無論是周線圖及日線圖,相信也會見到一個非常清晰的第一個強烈見頂形態。 究竟是“穿頭破腳”? 吞噬形態? 還是烏雲蓋頂? 有興趣朋友可以自行觀看一下。 究竟要見幾多次這樣的形態趨勢才會正式改變? 見到這些形態究竟代表什麼?若忘記了而又有興趣的朋友, 可以重溫觀看我在2021年一二月分享的陰陽燭短片。
有網上朋友問市場壞消息多到嚇死人, 說非常擔心打第三次世界大戰, 是否應沽出科技股? 我說, 若是打第三次世界大戰, 不要說中概科技股, 就算是公用股也會變做零。 一個炸彈炸來, 什麼都消失了。 這位朋友問這個問題, 除了因為受到市場上鋪天蓋地的負面消息所影響(連曾淵滄前輩在網上受訪問的時候都說他的曾氏通道在今個行情未必有效, 原因是他認為恒生指數在不適當的時候加入了高估值的科技股而造成影響, 因此即使這個通道顯示極平他也不太確定了)。網上朋友那麼情緒緊張,另一個最重要原因,當然是因為這位朋友的財富比較大比例買了中資科技股。
香港市場從來都是非常狡猾和不近人情的, 正如我在12月30日阿里巴巴在$110附近分享文章(之後升上$130元), 我自己已預計要把120-180的天量蟹貨清除, 最基本要下跌低於100, 一般人才開始投降。 當天是這樣寫的:
“我在過去幾個月,收到非常多的短訊,很多朋友因為持有這隻股票(阿里巴巴)太多,有很多更是傾家蕩產貸款買入,雖然還能夠持有,但已相當辛苦。這些情況幾乎在很多軟件的散戶持倉數據輕易獲取和判斷,大戶怎會放過這些機會?我相信這部份理應值近乎百億的Easy Money。大戶朋友要賺取這部份根據歷史並不困難,一係持續並快速地令股價下跌,散戶斬倉的斬倉投降的投降,我肯定有無數人將投降盤放在$100左右;一係全世界股票上升,阿里巴巴持續在低位橫行,使大眾再沒有耐性等待而沽出,這些都是非常經典的情況。”
這一兩個星期當低於$100元, 像瀉藥般天天下跌10%, 即使震不走現貨客, 我敢肯定極大量槓桿貸款買入的必然被強制平倉。 這些情況在其他科技股一樣看到類似的情況。
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在2021年5月31日發表了文章“貸款投資時很多專家也容易忽略這一點“ 清楚說明絕大部份人都會忽略了一個重要風險,就是在股票市場持續大幅下跌時, 證券公司和銀行會在最波動的時候,大幅收緊股票貸款的抵押率。這個情況剛剛在這幾天發生了。
例如,原本一隻股票可抵押80%, 由於金融機構一定是落雨收傘, 他們會一夜之間把很多股票的抵押率下調。 在大跌市時, 股票下跌本身已對 貸款了的投資組合 造成相當大的壓力, 原本還可以抵受下跌。 但突然下調抵押率, 使整個投資組合已沒有防守力, 必須要把資產用市場價沽出找數。 在孖展call的前提下, 投資者必須以市場價沽出,不能等待。 因此很多股票都出現價格下跌裂口, 越跌越急, 越急越跌, 因為大量人不問價必須要沽出還錢。
昨天的無線新聞已報道很多證券公司正正就是這樣大幅降低了中國科技股的股票抵押率。 每一次大行情都是這樣發生。
因此,震倉後,持續在低位徘徊一段長時間,令絕大部份大眾不再存有希望,這是傳統消滅蟹貨的經典做法。
如果我們在這個行情感覺到十分恐慌, 其實99%代表了我們的策略出現了漏洞。 作為新興市場,香港市場一直以來都是急升急跌, 每年上落6000-8000點也是非常正常。 若果年年不是極度亢奮就是極度恐慌, 總不是辦法吧。 這是被市場牽住鼻子走, 被市場駕馭了, 而不是我們利用金融市場作為創富的工具。
下一篇文章繼續。。。(已經上載了)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