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MH 一年上升75% 價值投資及對沖的成果

Dec 15 / 黃智文
最近關於價值投資這個議題引起大家的討論

有些朋友最近分享得很對,以價值投資法買入的股票一般需要等待, 當市場體現它的價值時, 一般將會獲得的回報以平均單一交易而言遠高於技術分析策略,最重要是過程非常輕鬆,不需要出出入入再出出入入。

在價值投資法內的倉位, 有部份在某些時段跑得快一點, 而某些股票會慢一點;但是到某些時段, 之前走得快的會變得慢甚至落後, 之前落後的又會走得快。 關鍵是整個投資倉位的價值中長線會持續上升, 這是作為投資者最重要的結果。 若果天天在觀看其中落後的股票, 不停擔心, 不停求神拜佛早日上升, 一般問題都出在某一單一股票持倉太多(食粥食飯只靠佢), 或者因為投資者對這支股票沒有評估指標, 純粹因為覺得它會升而想買入, 到最後這些朋友一定會覺得它會跌而擔心甚至最後沽出。這些根本不是價值投資者,也不是技術分析交易員。

之前也有說過, 當你的投資範圍跨越香港股票市場, 你的世界擴闊了, 投資就不會孤注一擲只買入幾隻股票,價值投資便更顯應該有的威力。 試想想,如果投資者只使用價值投資法在香港股票市場, 當資金還沒有回流香港股票市場, 全港2000隻股票入邊接近1000隻都在下跌中, 600隻沒有成交, 只有100隻是上升, 而大部份幅度有限。 你期盼你低價買入有價值的股票 可以盡快上升, 這是完全不符實際現實的。 在一般情況下,以價值投資法買入的公司股票, 一般在行情恢復後的初期已開始受資金熱烈追捧,這就是他們開始體驗價值的時候。

跨越香港股票市場以價值投資法可供選擇的例子有很多。就好像2020年10月發表了我個人第一個短片, LVMH (LV 母公司,賣包包嗰間) 的短片, 當時內容100%以價值投資法的角度來判斷LVMH 是充滿機遇和上升空間的股票,它符合全部非量化指標(包括公司管理質素, 人士及產品佈局, 品牌效應等等), 同時當時約EUR 400的股價遠低於疫情恢復過程的經濟面背景下的公司估值 (當時背後就是以品牌零售股奢侈品的估值模型計算, 當時的價格低於我個人的估值約36%)。買入目的就是作為長線投資。

當2021年經濟持續恢復, 我在短片入邊所說的假設在2021年也持續實現, 當中所說的公司基本面一直沒有變壞。疫情幾乎對品牌消費者不但沒有衝擊, 反而令這班消費者的消費能力持續提升, 再加上歐元持續疲弱, 在這個板塊快速復甦的背景下, 市場資金一直流入這個板塊,迅速並持續邁向和體驗LVMH 的估值。 由當時2020年10月的400多元上升至今天2021年12月的700 元,一年多已上升75%,並持續破頂中。

LVMH差不多是2021年歐洲股票板塊表現最好的一隻藍籌股票之一。同期其他管理比較差的財政比較弱的品牌股票表現就未如理想。 可見只要行業復甦, 資金一回流, 財政穩健, 公司管理完善, 在低潮中沒有停止進步的企業, 市場都會熱烈追捧這些股票。
(但是任何交易員利用技術分析這隻股票的話,一定是在2020/2021年低位已離開,中途再加入,中途又離開,後期再加入。雖然能做到中途floating loss的情況非常少及最後依然是賺錢,但交易成本和中間錯過的升幅也非常多,而有些交易員更可能認為它已超買不再買入,比較早期已沽出並沒有再參與。他們的回報在這個例子一般遠低於純以價值投資的方法。)

另外值得一提, 之前很多文章也有說明如投資非美元股票, 我一般都會為持股進行貨幣對沖。 以LVMH 為例子, 投資的是歐元股票,因此在投資的當刻就沽出遠期歐羅以對沖外匯風險。 有好多富豪客戶(因他們貸款利率非常低)用另一個方法就是以貸款歐羅形式買入歐洲股票,同樣達到對沖外匯風險的目的。 歐元對美元在2021年由最高1.23 下跌至現在1.12, 跌幅差不多10%, 若沒有對沖, 持倉以美元或港幣計價便會減少10%。 對沖外匯風險是我個人一貫的選擇。當然有人希望在同一個交易內冒兩種風險來獲取更多的回報, 這也沒有問題。只是我習慣一個交易主要冒一種風險, 因對我而言這樣更容易管理和免卻失去預算的情況。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