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已高唱入雲 美金卻下跌港股升

Jan 10 / 黃智文
網上朋友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建議,説如果能夠將過去我發表的接近250篇及未來的文章有系統地進行整理, 每位追夢投資人便能更方便地和更有效率地翻閱作日後參考之用。這是很好的建議, 我將會盡快落實這部份的工作, 讓新加入和各位老朋友能夠更方便地免費使用到。

説回今天的主題。2022年一開始,全世界非常擔憂通脹加劇,一面倒討論美國加息。聯儲局最新表態令市場更認為今年有機會在三月已開始加息,今年有機會加息三次。

在2021年12月23日連續多天分享了我對2022年美股展望中,就是預期了在新一年的初段,市場討論美國加息會升溫,長期息口會持續攀升,非常有利金融股表現,而在預期通脹升溫的背景下初期能源價格亦會在高位持續徘徊。

受惠以上情況,2022第一個星期,美國10年期國庫債券息口持續飆升,今天(1月10日)升至52週新高近1.8%,油價亦都在星期五升至$80以上。因此,兩個板塊持續飆升,美國金融和能源股持續向好,(解釋了為什麼匯豐今天創下52週新高,升至51.75)。反映舊經濟為主的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表現不俗,相反,美國科技股卻進入弱勢持續急跌。

之前已有不少文章分享討論加息對美國科技股的估值有直接負面影響。之前文章也有說明美股在討論加息的時候,S&P500在歷史上的波幅可以達到12%至15%。在面對如此大的波幅的可能性下,今年我並沒有像2021年初般分享,新增加投入美國ETF 於短期倉位的部署,說明我純粹會在年初考慮在適當時候沽出上年年初買入在短倉內仍持有一半的美股不同板塊ETF。以之前我的文章整個思路來考慮,若聯儲局到最後真的傾向提早在三月加息,而非年中,整個波幅期當然會提前,這解釋了我當時強調2022年不適合貸款投資美股,大部份人未必抵禦到擴大波幅後的美股槓桿效應。(但長線投資及策略性部署不在此限,因我堅信美股大型上升周期尚未結束)

還是清楚說明一點,現在年初媒體不停討論通脹,高通脹時應如何進行投資部署等,聯儲局表態今年可能提早加息,傾向鷹派等,不代表年中以後行情及聯儲局的觀點一樣。我的觀點依舊是全球通脹在今年第二季中後期開始有機會回落,我會在未來一季準備在今年稍後長期息口持續回落的行情作適當計劃和部署,尤其當美國國庫債券息口上升至2%至2.2%水平,稍後再詳細討論。

另外,正如我在12月14日的文章「美元加息美金上升?世事怎會如此簡單?」說明即使美元息口上升,美元也不一定會升,原因是美元上升與否完全建基於與其他貨幣的利息差別。即是美元長期利息上升了,但如果歐元英鎊等等外匯的息口上升比他更厲害,美金到最後可能會跌。

事實上,在我發表文章當天以後,美金長期息口持續攀升,由12月14日1.4% 水平持續攀升至現在的近1.8%。若美金息口上升美元一定上升的話,相信現在美元由當天接近97水平已上升至98-99水平,港股可能又再下試較低水平。

實際情況卻剛剛相反,在息口持續攀升的情況下,美元不但未能向上突破97,相返卻下跌至上星期五的95.8,使港股只花了幾天上升了接近1000點,氣勢如虹。

原因好簡單,美國長息雖然上升了,但歐洲息口持續攀升,以百分比計幅度遠超美國,以德國為例,由年息-0.3%上升至接近0水平,即是由負利息差不多回升到正利率)。這正正就是12月14日所分享的文章所預期的。另一方面,很多國家也開始加息了,與美元的利息差別也收窄了,這造就了美金無法突破,並轉弱了的情況。

我在12月20日文章「觀察美元何時見頂」一文,已清楚分享我個人會如何觀看美元指數各樣指標來判斷它未來的走勢。我一直都說要留意美元的走勢,在文章中已說明什麼是「看美元走勢」,絕對不單單只是看現在是96還是95,很多前瞻性的指標和數據也必須要一同考慮來判斷美元走勢的方向,你才真正理解它究竟的大方向是怎樣,否則你只會在95的時候問它會否回升至96;它94的時候你又會問它會唔會去返95;當去到92的時候你卻會問美元會否持續地跌等。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