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投資盡量選擇 業務國際化的企業

May 6 / 黃智文
港股今早又再測試2萬點。 究竟跌完未? 轉變趨勢未? 若問這個問題, 與公司估值無關, 既然問趨勢, 請打開恒生指數圖表。 我在4月22日 分享了恒生指數只需觀看兩個位, 第一個就是2萬點(對上一次日線圖向上的裂口位底部), 第二就是3月15日的底部。 我所謂的看兩個位, 真的是要“看”, 不是價格到了便瞌埋眼進行交易。 一般到了底部, 在這些重要而關鍵的水平都會出現非常明確的陰陽燭形態訊號, 反映了人們的徹底極度恐慌。 如你現在打開陰陽燭周線圖, 相信你一看便知道, 最近這一兩個星期有沒有出現見底訊號?(有需要可重溫一年前我的陰陽燭短片)

前天說到在2022年的第一季巴菲特旗艦(BRK.A)在美股持續下跌的情況下進行了美股投資, 淨買入了410億美元的美股, 即是整個股票投資組合增大了接近13%,比例上相當大。其中最大額的投資是用了200億美元投資了雪佛龍Chevron(CVX), 它是世界最大的跨國能源公司之一,現在擁有該公司接近9%股權;

Chevron 是世上其中一間營運管理得最出色的傳統能源公司之一。它的財政狀況長期維持非常健康外,管理層在過去12年面對逆境時的非凡能力, 包括即使經歷2014-2015 及2020年能源價格低潮時, 他們向股東派息從來沒有減少過, 反而持續不斷增加。

巴菲特在過去2個月內動用這麼龐大的資金投資這家公司,我相信他除了因為以上因素外, 他投資時剛剛好是俄烏戰爭爆發,西方國家開始對俄羅斯能源實施制裁。我估計他認為這改變了傳統能源市場長期性的結構, 長遠對國際性能源公司業務有利。 Chevron 主要盈利來源在於能源產業鏈的上游, 石油價格就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即是說, 這可能反映了巴菲特認為世界能源價格在可見的將來都會維持在一個較高水平, 這樣一計算Chevron 的股價長線便被低估了, 因此即使chevron 股價在過去一季是站在歷史高位,他也突然認為超值而選擇投資。(請留意:高能源價格水平不代表一定高通脹, 也不一定代表股票市場一定疲弱,2011年至2014年期間就是這樣)

除了Chevron外,巴菲特最新也大額投資了惠普HPQ, 重新買回蘋果公司等。 這些企業與他在投資組合入邊重倉持有的股票 都擁有一個共同的特色, 就是他們的業務收入或者盈利來源相當全球化, 大額持有的都不會只經營美國業務, 儘管美國已經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
現在他最大最主要持倉的股票裏:

HP 非來自美國收入/ 盈利佔 65%
Coca-Cola Co, 非來自美國收入/ 盈利佔 60%
Apple Inc , 非來自美國收入/盈利佔50%以上
Chevron Corporation, 非來自美國收入/ 盈利佔 55%
Moody’s Corporation, 非來自美國收入/ 盈利佔 40%
Kraft Heinz Co ,非來自美國收入/ 盈利佔30%-35%
American Express 非來自美國收入/ 盈利佔30%-35%

在進行價值投資分析的時候, 我們需要對股票的價值計算作出不少的假設, 到最後這個估值是否能夠實現, 關鍵在於當經過一段時間後,市場價格出現鐘擺效應時(由極度悲觀轉為極度樂觀), 你在估值時作出的假設是否依然成立。 若果到時這些假設已完全改變, 鐘便擺不了過去。

盈利來源不集中於一個地區的跨國企業, 一般而言,這代表了它的競爭力是跨國性的, 管理質素一般較高。 而他們的業務收入, 相對一些盈利來源地區比較單一的要少,波動性較少。當投資者進行估值時使用的參數或預期到最後出現十分大的落差的機會要少得多。

很多朋友當說到投資美國股票時,就以為自己只在看好美國, 其實美國標準500指數入邊非常多大型企業的業務很大部份都是國際企業, 盈利來源根本不只是美國, 而是很大部份來自其他地方, 其實你是在投資全世界。

相反,當你選擇香港恒生指數成份股權重企業, 幾乎大部份的業務收入也只集中於中國大陸或香港。 即使我們利用價值投資法選擇股票, 如果我們全部選擇中港股票, 我們好可能在進行估值時使用大量同樣的參數作假設。 中國始終是新興市場, 新興市場的特質就是業務環境,政府政策不確定性比較高。當日後這些估值假設因政治/經濟等因素不再成立,有可能導致整個價值投資組合入邊的投資都會受到重大的影響, 風險會相當大。這解釋了我一直提倡的8%/21%風險管理,即使如何看好中國股票前景,也不能過分集中的原因。

🌟🌟若各位追夢投資人想回顧過去一年所有文章作參考,非常歡迎到以下追夢投資人官網免費平台搜索:
http://www.dreamvestor.hk

「用心投資,實現夢想 —— 齊來做追夢投資人Dreamvestor」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