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不能無視恐懼 更不能被它操控

Jul 4 / 黃智文
恐懼本身是人類的好拍檔,它的出現就是為了保障我們的生命,保證我們的生存,是我們爸爸媽媽送給我們的禮物。如果我們完全忽略它,無視它的出現,根據經驗,保證早晚車毁人亡。就好像我們走到懸崖邊完全不覺得恐懼, 還徒手爬上懸崖邊的大石上,單腳站立用手機SELFIE,絕對是非常危險的。 

但是,如果我們完全被它支配,也保證生活沒有任何得著。 就好像我們恐懼上山,認為太危險了, 山上可能有賊, 又有可能遇上山洪暴發, 更可能迷路, 體力不支會中暑,甚至引起心臟病發, 送到醫院都已經太遲等等, 留在家裏會更安全。是的,這的確是最安全。但是這些朋友永遠永遠都沒有辦法親眼目睹, 親身感受到,在山上看下來舉世聞名的香港迷人美景。

要有精彩的人生, 我們就要用盡一切辦法取其平衡, 管理好自己的恐懼, 要駕馭它,讓我們更進步。

首先, 我們絕不能無視自己的恐懼, 這是危險的, 也辜負了爸爸媽媽送給我們的禮物。我們需要做的,是找方法應對它,面對它。例如, 擔心山上有賊, 那麼我們可以選擇一班人上山郊遊,避免單獨行事;害怕山洪爆發, 我們可以選擇持續天朗氣清的日子才出發;擔心中暑, 我們可穿着適合的衣服帶備足夠的飲料才出發等等。 擔心心臟病發體力不支, 可以先深入了解上山道路的難度, 多做功課, 便能判斷是否適合現在的自己。若暫時不適合,可一步一步先鍛鍊好身體,或先選擇一些比較簡單的進行。

由此可見,只要我們認真考慮周全,做好事前計劃和準備,便非常有效地大幅減低發生問題的機會,然後你便能掃除心理上一些阻礙你前進的無謂恐懼。

在投資世界其實都一樣。投資人絕不能無視自己對虧損的恐懼,被貪婪自大蒙蔽;也不能被恐懼虧損駕馭我們,使我們不能透過投資獲得實現夢想的機會。

在2021年底全世界都在追逐美國科技股, 天天在不停創新高。一年不到的時間, 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突破歷史高位不在話, 還要比這個高位上升50%的情況下,世人明知在2022年美國會有加息、退市、緊縮、通脹的重大風險下,為怕錯過過去美股持續升勢, 抵受不了市場的誘惑,瞓身甚至貸款買入相關資產, 情況等如天文台已預告颱風已迫近,投資人被眼前依然風和日麗的景色蒙蔽, 依舊上山,這就是被貪婪蒙蔽,無視自己對虧損的恐懼。

結果,當納斯達克科技股指數不用半年下跌了35%, 貸款一倍已虧損了70%的本金,還要面對鋪天蓋地市場負面的股市展望, 每天投資人的手機自動收到無數看淡美股資訊, 所謂沒有最淡只有更淡。這時候出現真正的恐懼,而這種恐懼和危險已避無可避,就好像無視天文台預警,在山上真的遇上山洪暴發,在這情況下要脫險真的只能靠運氣了。

我們應對恐懼, 有很多有效的方法, 但前提是我們得搞清楚,一切必須必須必須要靠自己, 不能假手於人。 因為感覺是自己的, 世上沒有人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在不同處境產生的感覺, 而你自己的感覺正正就決定你在日後最關鍵的時刻的行爲。 

明白這一點後,我們在考慮投資某一個項目前,就必須先寫下為何看好, 我重複一次, 必須是用筆寫下(最好不要用電腦, 是用紙和筆),絕不能只使用腦袋想像就算。 寫得越清楚,越深入越好, 入邊有圖案圖畫也可以。 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您假設了什麼, 為何有這些預期, 建基於什麼,預期之後會發生什麼, 在不同的情況下可能獲取的回報/虧損是多少, 相關的機會率是高,中還是低,極低。 若果在極低的機會也發生了, 你的情況是怎麼樣。 

人為何在未發生事故之前會有恐懼(有些是必要的/ 有更多是不必要的), 或被貪婪蒙蔽而不自知, 大部份都是因為沒有看清楚, 一切只憑腦袋想像, 單憑腦袋的想像,一般不是傾向過分保守,就是傾向過分樂觀。但當這一切寫了出來, 在整個過程你會不停思考和更冷靜逐點分析, 很多時候當你寫了出來 便更清楚問題在哪兒。當一齊清清楚楚展現在眼前, 有了清晰度, 知道了最差的情況是怎麼樣(自己是否可以接受), 無謂的恐懼就會消失。您也能更有效實時進行檢討, 你會對自己的決定更具信心, 更加容易執行到底, 而不會經常出現意外, 因而產生不能挽救的事故,造成心靈財富重創的恐懼。

這個方法是其中一個富豪早年分享給我,而我認為非常有效的方法。 關於這個富豪駕馭恐懼創富的故事, 一年前也有分享過。

關於這個富豪駕馭恐懼創富的故事:

我有一位富豪好朋友,他在90年代還是打工仔一名,在一間中港貿易公司上班,餐搵餐食餐餐清。機緣巧合,他認識了一位非洲的朋友,非洲的朋友跟他說當地的營商環境。一般人到而家也會認為,非洲是一個非常落後沒有真機遇,風險好高,分分鐘連命都無的地方。這位打工仔自己當時也不肯定,他花了接近一年的時間非常深入了解,專門研究非洲某一地區的形勢,包括當地的華人政治經濟生活等等,然後親身到當地核實自己所理解的,最後他在父母反對的情況下,堅持自己走到當地設立一間小小的貿易公司。
 
他利用對中國大陸貿易的經驗和打工時與供應商的關係,從中國大陸買貨銷售到非洲小城市。接着的20年,經歷過當地政治不穩,經濟大上大落,他不停學習當地的經濟遊戲規則,在每一個細節上都非常理解如何操作,因此他能做到在當地進取時進取,保守時保守。經過了近30年,現在如何?他現在在香港的物業遍布各區,在香港的商廈他不是一間一間地買,而是一層一層地買。

我問他你沒有試過恐懼?他說當然有,他恐懼就這樣沒錢地過了一生,所以花盡心思做足功課看其他地區有沒有發展機遇;就是因為恐懼在當地生意失敗,因此在當地不停建立人際網絡;就因為恐懼俾人謀財害命,因此學會像當地其他富有人一樣把所有銀行單只寄到郵政信箱,不寄到當地的自己屋企,永遠在當地只作低下階層嘅打扮;就因為恐懼政策改變一無所有,每當有足夠盈利定期把現金滙回香港。他說,盡量做足所有方法避免真正危難發生,因到時才恐懼一般都太遲了。

我們星期三再見!
Creat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