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訪問台灣 美元霸權的一部份

Aug 3 / 黃智文
佩洛西訪問台灣, 這又一次證明美國為維持美元霸權可使用的工具實在很多。

佩洛西訪台, 她代表的肯定不是個人,也不是民主黨, 也不是代表眾議院, 她是代表了美國人的整體長遠的利益。 從我的角度, 美國政府正在測試用什麼工具, 如何使用, 怎麼使用(相關影響如何),達到最有效管理中國持續威脅美國經濟及政治利益的目的。 台灣當然是他們的一個棋子(歐洲也是一樣), 究竟如何利用這個棋子達到更精準打擊中國的發展, 當然要在不同年代作測試。
1995年李登輝訪問美國, 觸碰了中國當時的底線,解放軍於是試射飛彈到台海, 然後在接着的三個月在不同的軍區進行軍事演習。 到1997美國眾院議議長金里奇訪問台灣, 中國並沒有太大的軍事反應。
今次佩洛西訪台, 即使沒有任何人說要求/ 支持台獨, 台灣也在極其低調的情況下(台灣也受疫情影響, 經濟蕭條, 股市大幅下滑, 經濟也受到大陸打壓, 暫時沒有心情/實力說什麼獨立議題),而中國政府的軍事反應非常明顯與30多年前完全不一樣, 激烈得多。昨晚決定包圍台灣做一次非常大型的軍事演習, 以反映堅決捍衞主權的決心。

這正正就是美國想看到的, 因為這已明確肯定台灣問題就是中國當今的痛點, 也是最有可能消耗中國力量的地方。 要知道對美國而言, 佩洛西到台灣沒什麼成本, 但這一行就足以消耗中國大力動員多個軍區做演習(相關支出可能在百億以上), 中國經濟在疫情情況下已開始減速, 房地產出現違約, 美元財政儲備正在下跌(這解釋了為什麼中國在過去半年持有的美債大幅減少),又在美國利用不同藉口制裁情況下,出口表現受到限制, 可想而知美國的目的, 就是要盡力拖慢中國的發展, 加速中國的內耗。

如果在未來兩年, 美國一年派三四次類似的人物到訪台灣,例如下一次是眾議會議長, 再下一次是換屆後的議長等, 每次都說他們都是以自己個人身份到訪, 政府冇權過問等, 豈不是以上又再重複?
這些測試和驗證對美國政府是很重要的, 因為在他們的角度, 任何國家有能力挑戰他們的世界領導, 而這些國家又不是臣服於他們的話, 他們都會想盡辦法阻止, 先有蘇聯後有日本為例, 以保障美國經濟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持續領導世界, 不受威脅。 這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國家的上一代領導鄧小平在聯合國大會上說明中國的方向是“中國現在不是,將來也不做超級大國”, 看來五十年前的老領導已看通了這個世界的形勢。

只有在不被威脅的情況下, 美元霸權才能繼續維持, 使美國繼續制訂主要有利於它自己的全球遊戲規則。 例如,通脹高的時候, 利用強美元減低自己國民的壓力, 在全球各地以相對平價收購資源; 當經濟減速, 就轉換成弱美元, 大幅加強美國產品競爭優勢,讓美國企業盈利大幅飆升。 如這轉換成其他國家, 早已被他列為匯率操縱國,又被它制裁了。

(以上內容謹供教學參考之用,投資之前必須問清楚投資顧問相關風險)

Created with